昆凌自招是控制狂母親 拿3寶當實驗品

昆凌自招是控制狂母親 拿3寶當實驗品

高雄这区立委三脚督成形 郭倍宏抛:公投制宪以台湾为国号

昆凌帶着愛犬Mojito一起拍攝雜誌。(ELLE提供)

台中惠民扶轮社办公益募款音乐会捐赠弱势团体

昆凌有洋娃娃的外表,興趣卻像男孩子。(ELLE提供)

昆凌已是三寶媽身材仍纖細。(ELLE提供)

「天王嫂」昆凌的演員夢低調不張揚,最近除了勤健身,也積極參加好萊塢試鏡。她參與演出的第一部戲劇作品,是2012年的偶像愛情劇《愛上巧克力》,甜美的外型放在偶像劇再適合不過,但對昆凌而言,傻白甜的人設從來不是最吸引自己的角色,她的野心,是放在相對不容易的動作片類型上,並且憑藉一己之力轉戰好萊塢發展。

成松君没有朋友

她在《極智追擊:龍鳳劫》中扮演機智又聰穎的搶匪、《摩天大樓》裡氣勢逼人的冷血殺手,到賽車題材電影《叱吒風雲》飾演冷酷賽車手,那些角色大抵帶有女打仔的形象,身手俐落且帥氣,無一不是顛覆大衆對昆凌的既定甜美印象。事實上,因爲從小由父親帶大,舉凡打籃球、看懸疑片,一路跟着爸爸培養出相同興趣,所以喜好也受到深刻影響,向來不同於其他同齡女生,更和洋娃娃的長相形成強烈反差。

电金齐扬结构 台股波段新高

現在的昆凌,最想嘗試偵探懸疑作品,意想不到的是,契機竟來自平時最愛看的頻道:「因爲我好喜歡看YouTube上的懸案影片,也特別喜歡李昌鈺博士講的真實案件系列,尤其是一直以來偵破不了的案子,就算很多警探加入搜查也未解,然後等到李昌鈺博士進去調查之後,他就找到了一些蛛絲馬跡再完成翻案。」

彰化市是巷子的世界 中台湾最有味道的旅行地

她形容演員身分的自己像塊海綿,想要繼續演下去,不光是對錶演產生濃厚興趣,還有爲了詮釋各式各樣的角色,主動去學習各項專業領域的學問,透過演戲拓寬視野,每當解鎖一個新任務,心境上帶來的成就感無比美好。「我很享受事前做功課的時候,我會感覺到我因爲這個角色學習到很多。

像之前拍《天·火》,因爲我在裡面飾演一個地質學家,我就會去爬文、看很多地質學家的相關資料,想要自己真的搞懂這方面的知識。雖然可能只是一點皮毛,但會覺得這些都是以前的我完全不會接觸到的領域。」

拍攝這天,昆凌帶着愛犬Mojito一同入鏡,在休息的時候,她二話不說將臉靠近Mojito與牠對視,像是在說悄悄話般,親暱的可愛舉動讓在場工作人員集體融化,也不難想像昆凌平時與三位寶貝孩子相處的模樣。

跳浪艺术节 花现在地山水美景

從第一胎到第三胎,養育小孩的過程她當然也經歷過崩潰時刻,雖然自嘲作爲母親是一頭獅子又是個控制狂,但不論在教育還是教養上是絕對理性。她開玩笑說三寶是自己的實驗品,「我覺得孩子個性都不太一樣,需要因材施教,還要多一點同理心,站在他們的角度去想。我儘量不在他們面前爆炸,表現得很平淡,因爲我怕他們吸收到這種情緒長大後也會反映出來,所以想生氣的時候我就一個人去廁所。」

不再把自己放第一順位,以孩子的感受爲優先,「以前我最討厭有時間表,因爲感覺好像被侷限住了,好有壓力。可是小孩出生之後,我開始變得比較有計劃性,知道自己要怎麼分配時間,覺得事情需要按部就班。」

昆凌也培養孩子不吝讚美他人的習慣,「睡前我們要誇獎對方一句話,例如姐姐要誇獎弟弟,弟弟要誇獎我,我要誇獎姐姐,當對方今天有注意到我們自己沒有發現的小細節、要謝謝你的時候,就會發現原來一個小小的舉動在他心裡可能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。」

宛若朋友般的溝通方式,讓昆凌保有孩子童真的一面,不在媽媽角色中迷失,「我以前像一顆氣球,會隨風飄,總想說沒關係隨着命運走吧,是有了小孩這顆球才落下。」

禁欲总裁,真能干! 小说

美啦啦队遭爆性交易 被无限期禁赛